大型的擠壓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在美國做卡車司機的人數會比其他任何職業都多。

長期以來,工會的卡車司機從工作規則,醫療保健,度假等等方面上受益。這不是一件容易做的工作,但它仍然是一個職業。

慢慢的公司開始意識到,如果他們把工作交給些自由職業的卡車司機,他們可以充份的利用自由市場。結果越來越多的工作跑到了獨立的經營者的手上,他們是自己的老闆,他們自己支付設備,他們找自己的工作。

互聯網的速度和力量加劇了這個問題,因為總是有人會比你更便宜,更想要你的工作。如果你做的工作沒有什麼區別,那市場就會去擠壓你去做的更便宜。

目前我們得到是一些稍微便宜的卡車運輸。但是處在生活邊緣的時候,數百萬的司機疲憊不堪。他們工作太多時間,也帶著太多的工作量。

對於那些成為數字市場中可相互替換的零件的人來說,情況也是如此。 像Uber的司機,像那些底層的自由職業者,或是那些辛勤工作但是沒什麼特別的勞役人…

當在任何市場內提供了一個似乎都容易讓人進入的機會,最終這市場還是會擠壓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