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空白紙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填字遊戲的最後幾條線索是最容易解碼的……因為已經沒有太多的選擇。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讓工作中的網格得到充實,並利用當天將我們的工作上一些小小的角落來填滿。我們只求解決未完成的任務或是找到列表中接下來的小改進。

有時候,這種微小的漸進性也許會導致出一個很大的想法。但通常還是一張乾淨的白紙上的自由(和恐懼),由它來打開了通往不同前進道路的大門。

當然,這白紙永遠不會完全的空白。我們對於我們的資產是什麼,可以實現什麼,以及我們感覺到舒適的地方上有無數的假設。但是如果當我們做任何事都能有足夠的關心,我們還是有可能不會讓這些假設成為拘束。

利用白紙的最佳時間是在你面對那一片空白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