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幻的限制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你肯定會遇到真正的限制。你不能讓自己變成隱形,或是舉重三千磅,或是用牛排刀來做心臟移植手術。

但真正的限制很容易區別。我們很少不會發現它們。

虚幻的限制,或是讓其他人給我們的限制,那些才是一個真正的問題所在。即使限制之後是一片好心,那些試圖讓我們免於心碎或浪費精力的好意,這些出於善意的限制會可能成為一種習慣,但那不是有用的東西。

我昨天收到從約克社區學院的老師來的一封信。他寫道,“鼓勵任何人成為一名關鍵人物是一項非常不好的建議,不論是對於個人的追求或是公司來允許。在你鼓吹他人去實現這個想法之前,請先把這些利害關係搞清楚。”

我代表那老師班上熱切的學生感到沮喪和難過。那些自己從口袋裡掏錢,從工作和家庭中抽出時間,努力的做工作來推動自己升級的學生。難過是他們遇到一位不相信他們能有所作為的老師的人。

毫無疑問,工業家一直通過可互換的工人與低技能和低薪酬來獲得巨大的利潤。但這並不意味著你需要成為那些可互換的工人之一。

而且,也是毫無疑問,多數組織只需要做他們昨天所做的工作,也許做的更快或更便宜。但這並不意味著這必須是你應該找的工作。

成為一名關鍵人物的目標是通過製作更好的東西來使生活變得更好。在成功的邊緣尋求,不忽略任何可能,來創造和作貢獻,來學習和出成果。

這種作法總是會成功的嗎?那不一定,而且通常幾乎不會。但這是一個有成功可能性的道路。如果你相信某人來教你做一件事情,那麼當他們認為你有成功的可能,而且當他們認為你有能力來完成這困難的工作或是解決困難的問題,那會有很大的幫助。

未來是由那些想改變過去的人來定義的。我們需要你來做帶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