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錯了”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這是個很難出口的話。

讓某人(客戶,老闆,選民,合作夥伴)說出這三個字是很困難的。就連我們自已說也是很難。

這也就是我們一個如此容易陷入困境的原因。

當我們在捍衛我們已經做出的決定,我們很容易會陷入困境。因為我們感覺上會更容易去保護自己而不是去承認錯誤。

1993年,作為一家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我拒絕了萬維網的想法。我看到Mosaic(然後是Netscape),但認為那些科技是愚蠢的,死路一條,一種不值得我們小公司時間去投資的技術。

這個決定讓我損失了十億美元。

在九個月內,我看到了別人也看到的進展。我認識到了廣泛連接的強大功能,以及它比集中式主機更強大的好處。

如今我仍然還是不容易說,“我錯了。”

可是另一種選擇是,“基於新信息,我可以做出新的決定。”

我們可以根據新數據和新科學,對環境發生的事情做出新的決定。我們可以就公司治理或最近的政治公投做出新的決定。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它會導致所有這些糟糕的結果?”

我們其實也沒錯,只是當初我們的信息不足。

重複的成本通常會低於堅持信息不足而做出的善意決策的成本。

我們並沒有錯,但我們經常還是應該讓事情變得更加美好或是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