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與做的差距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我們的社會把這兩件事情分開。在某個階段,我們還認為其中一件會干擾另一件事。 醫生要上完八年的學校才能正式的行醫。大部分時間,你只是在學習當個醫生,而不是真正的去做一位醫生。 當一位撰稿人在上班。大多數時候,你只是在寫作,而不是學習新的寫作方式。 我們所為的“學習”事實上更多的是關於接受“教育”。那教育只圍繞著合規性,排名和“這是否會在考卷上出現?” 功課好與真正的學習東西是不同的。 我們沒有將實習納入教育的一個原因,是它會使那些主張光講授和指導的人失去他們的權威。 目前,美國的K-12(義務教育)系統中有五千六百萬人。他們大多數人整天都沒有做任何事情,只是上學,他們沒有將現實生活中的一些活動,實驗和互動帶入他們的學習中。 在美國,每天有超過一億的人上班,但之中有很少的人經常去閱讀書籍,或繼續上進,或去了解如何更好地開展工作。這些都被認為是會分散注意力,或者充其量是不方便或是浪費的時間。 這學與做差距是很明顯的。專業人士通常需要十年或更長時間才能接受並學習新的方法。像胃腸病學家花了很多時間才能慢慢的接受大多數潰瘍是由細菌引起並且改變他們醫療的方法。我們的司法系統花了三十多年才慢慢的更正我們當如何嚴格的審視與判決。 可能是因為我們把學習與教育混為一談。我們的教育不成功是由其他人來負責,這也是讓權力由他人來操縱。 如果我們所做的學習始終是通過與我們的工作來相互結合,那麼會變成什麼? 如果我們認真看待自己的行為並花時間從中真正學到一些東西,那麼又會發生什麼? 當警察部門花時間研究他們的數字和調查新方法時,他們發現效率和生產力提高,安全性提高,工作滿意度也提高。 當理科學生設計和操作他們自己的實驗室測試時,他們對工作的理解會大大提高。 傳統教育(一種基於合規的系統)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這與那些已經通過連接重建並利用互聯網帶來的其他行業一樣大。然而,太多新的教育工作還只是去找更有效的方式來提供講座和測試。 我每天都看到這一點。人們出現在Akimbo網站上期待終生訪問和秘密視頻,但是他們真正看到的是艱苦但有用的參與工作。 什麼是有效的替代方案呢?那就是真正的學習。學習有包容真正的去做某件事,做出口述,審查和審查,學習相關項目和與同行參與。當我們一起學習和共同努力做事,在同個時候,一項會對另一方面產生影響。 如果你想學習營銷,那就真正的去做營銷。如果你想做營銷,那就去努力以赴去學習營銷。 這種同樣的對稱屬性適用於我們關心的所有事物。 引用一句早期搖滾歌手的話說,“我們不需要……教育。” 但我們可能會從學習中受益。 當我們不斷的做,我們也不斷的在學習,更要去學的如何做的更好。

Pressfield on the Professional Mindset as a Practice

In his book, Turning Pro, Steven Pressfield teaches us how to navigate the passage from the amateur life to professional practice. These are my takeaways from reading the book. According to Pressfield, to “have a practice” is to follow a rigorous, prescribed regimen to elevate the mind and the spirit to a higher level. Pressfield […]

Who is Banksy?

In his podcast, Akimbo, Seth Godin teaches us how to adopt a posture of possibility, change the culture, and choose to make a difference. Here are my takeaways from the episode. In this podcast, Seth discusses how the origin of something, especially for culture, can affect how we perceive its legitimacy and impact. When w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