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妥協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無論碰撞的嚴重程度如何,我們都可以製造一輛能完全保護駕駛員的汽車。

問題是,那輛車會非常沉重,它跑不快,而且會寬闊到無法在道路上使用。

每次我們與物理規則周旋時,我們都需要做出妥協。

這世界有可能會為我們提供一切我們所想要的東西。但是其他人通常不會想要你想要的東西,我們通常也將這個真理參入我們的期望之中。我們都了解每當我們與其他人交往時,我們都需要做出某種妥協。

一旦我們承認所有前進的動議都涉及妥協,我們就可以討論這實際的問題,“要多少?”

在我們改善生活的道路上,我們會對物理和人性的現實妥協多少?

絕對主義是一種隱藏的形式。而十全十美也是好工作的一個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