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九點到五點的工作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八小時工作日是寶貴而人性化的,在一個永遠聯線溝通的時代是很難找到。

但是九點到五點的工作有兩種。

一種是做的像工業化的齒輪。盡可能少做地去保護自己,因為老闆總是會要求更多。這是現況,也是觀看時鐘的表達方式的來源。

另一種是做的像行業裡的佼佼者。這是一個為工作而帶來如此多的情感能量,體貼,冒險和熱情的貢獻者,他們沒有做下任何的保留。這種工作需要八個小時才能完成,如果你關心你正在做的工作,這是一種特權,這也很充足。這個充足不是為了做的更多,而你是去做的更高深。

當我們看到熱情的人在工作時(在國際象棋比賽,集思廣益的會議,寫劇或是諮詢),我們很難想像連續六個小時做這件事,更別提八個。

難怪一小時一直在擴大。如果我們只想安安穩穩的度過一天,這是給一位沒想像力的老闆創造更多生產力的唯一途徑。做更多的低價值的小時但沒有補償。如果你不願意去多放些心思,那麼花更多的時間是唯一的選擇。

另一種方法是弄清楚如何全力以赴,製造騷動,然後退後一步,喘口氣。

如果你有幸做出這種選擇,那麼就表示你有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