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是很難的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當我們能夠識別聲音時,那就會產生聽力。

當我們努力的去理解一件事的含義時,那就會產生聆聽。

去聆聽不僅需要集中精力,而且還需要我們做承諾去體驗這字背後的經驗,意圖和情感。 這種承諾可能會令人恐懼。 因為如果我們暴露於那種情感和那些想法中,我們也許會發現我們想逃避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