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是很難的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當我們能夠識別聲音時,那就會產生聽力。 當我們努力的去理解一件事的含義時,那就會產生聆聽。 去聆聽不僅需要集中精力,而且還需要我們做承諾去體驗這字背後的經驗,意圖和情感。 這種承諾可能會令人恐懼。 因為如果我們暴露於那種情感和那些想法中,我們也許會發現我們想逃避的事情。

單槍匹馬的三個途徑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考慮三個路徑之一。哪個適合您? 尊重腦中的噪音。做您認為自己天生能完成的工作。創建一件可視化但尚未還沒出爐的東西。這樣做時無需考慮批評者,市場或所有因素的影響。這全是你自己做出的傑作。 擁抱您所能見的市場。滿足它的需求。通過開發資產來贏得一席之地,並利用它為您所服務的人們創造真正的價值。相應定價。 保持忙碌,以小小低於平均的價格,做出個會比一般工作的價格略好的項目。 這很難能看到您如何針對同一類型的客戶同時完成所有這三個操作。這三個選擇都是可行的,任何一個都可以讓您成功,但這是一個值得做出選擇的決定。

小型企業不僅僅是大型企業的小版本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會議少,資源少,但約束更少。 小型企業最大的優勢在於,店東可以與顧客面對面的交流。反之亦然。 小型企業的前進之路是一開始就是可能激勵您的事情,而不是政策,團隊思考和槓桿作用,而是找出人們的需求並幫助他們馬上得到它。 成為一個小型企業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現在是更加困難。但是彈性和靈活性是可以兼得的。 第一條規則仍然是:先弄清人們的需求並將其帶給他們。

“我之前處理過”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在專業的知識和強烈的意見之間有存在個巨大的鴻溝。 顯然的是,當我們知道其他人之前已經所做過某件事情(並且成功完成)這更比簡單地表現出您的意見之重要來的更有效。無論您是要去打官司,或是要去治病,最好還是要與有經驗的人來談。 這是一個原因為什麼很少有業餘的鎖匠。鎖一則要會打開,要么就打不開。未經訓練的聲音傾向於將他們的工作保留下來,以求結果難以衡量或在將來發生。

成本與價值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我有一本書每天平均要花十多個小時一年後才寫完。另一本只僅僅花了三個星期。兩者以相同的價格出售。寫快的那一本比另一本賣出的多20:1。 一瓶200美元的葡萄酒製作成本幾乎與35美元的葡萄酒差不多。 某種東西的成本基本上無關緊要,人們關注的是它的價值。 您的客戶不在乎您需要下多少功夫在你的東西上。他們關心的是你的東西能為他們做什麼事。

狀況與跋涉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事情到了時候再叫我”是一種自然的反應,尤其是當我們在通常的模式中有個小小短暫的中斷。狀況來時在處理前先等一等,每天的目標就是簡單地度過它,直到一切恢復正常。 但是有時候我們需要處理的是一向跋涉。光天數不足以我們能簡單地將其放棄。在一個跋涉中,僅僅是做的最小動作的模式會貶值了我們的人生,並削弱了我們的貢獻能力。 在跋涉期間,我們有一個機會去接受新的常態,即使這跋涉只是暫時的,我們也可以弄清楚以後該如何做。您並不必希望經歷它,但是它就在面前。去花時間來懷念以往正常的時侯已經幾乎沒有任何價值。 當我們到對岸時,我們將能說我們在此時做出什麼樣的貢獻,學習和創造?

向前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我們對時間的體驗總是朝著單一個方向發展。 它似乎在加速或減速,但是混亂與外界總是使事情從昨天移到明天。 鑑於沒有什麼事永遠都是一樣,倒退也不是一個選擇,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向前進。 人生一直都是這樣。一旦我們遇到那種事物,任何事物,環境將永遠不會恢復原狀。 但幸運的是,我們有機會能使事情變得更好,每天都有。

什麼能讓你顯示出最好的一面?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什麼能讓你顯示出最差的一面? 還有一個問題:您是否有可能去調整你的生活,那能使您更經常出現在表現最好的情況下?您是否可以製定一個議程,一個附加條款或一個行程,以使周圍的世界更有可能成為您所需要的環境? 因為如果不能,那麼還有另一種選擇:您能可以改變姿勢,以便在很多情況下展現出自己的最好而不是最差的一面嗎? 理想的情況通常是很少見,尤其現在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罕見。但是如果我們做出選擇,我們還是可以重新給“理想情況” 來下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