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處在哪裡?”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只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但通常會被忽略,好像忽略它就會使這個問題消失。 一切值得做的事情都有難處。如果不難,那早就可以完成了。 我們可以希望如果多分配些資源並集中精力和精力,那麼困難的部分將變得比較容易。這就是我們工作的重點,去減少困難的部分。 但是,如果我們拒絕提問和回答這個問題,那麼我們又怎麼可能去專注於那些重要的事情呢? 專注於不難的部分通常會感覺的更加有趣和輕鬆。或者把困難的部分假裝成很容易去做。 我認為,更好的是,如果我們認為一項工作值得去做,就認真的去做好那值得我們努力的部分。

主動權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要獲得主動權的唯一方法就是自己採取主動,因為那不是他人來給的。 有些人猶豫不決去拿,也許是因為他們擔心這主動權會因某種原因而用完。 主動權不會耗盡。它是一種自我更新的資源。 從我們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們大多數人就被教導要避免這種情況。做完你的功課。把垃圾拿出去丟。等待著被挑選。等待著別人與你溝通。做的人見人愛。去適應。也許偶爾做的不太同,但不要太突出。失敗永遠會比沒有嘗試來糟糕得多。 另一種選擇是採取主動行動。去代表那些要你來服務的那群人。 放心去做吧,主動權還多的是。

大魚理論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在所有市場中,市場領導者都佔有種不公平的優勢。那是因為許多不在意的顧客只想選擇領導者,因為感覺上這選擇會是輕鬆,也更安全。 因此,我們的策略應該不是希望成為一條夠大的魚。 而我們的策略應該是選擇一個夠大的池塘。 通過與最小與可行的觀眾來互動,您將獲得那些觀眾的聲譽和信任,這也是轉移到更大群的觀眾一項需要的過程。

面對我們的恐懼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那可能不太實際。 如果運氣好的話,我也許可以瞥他一眼。 但那也只是一兩秒鐘的時間。 我們的恐懼就像太陽燒的如此耀眼,當如果我們真正去直視它,我們可能還要遮蓋我們的雙眼。 當然,我們可能認為我們正在面對自己的恐懼,但更有可能的是,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個分散注意力的東西,這實際上只是一個阻礙我們往前進的陰影。 因為一旦我們真正了解什麼是我們的恐懼,那恐懼就會慢慢的黯淡。它甚至有可能會完全消失。

如果您想改變想法⋯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如果您想改變科學家的想法,最好就是做更多的科學。做更好的科學。掌握數據集並證明您的主張。 如果您想改變官僚的主意,最好就是帶來更多權力。 如果您想改變書呆子的想法,最好就是構建一些新的東西。 如果您想改變青少年的想法,最好就是展現其他青少年。 如果您想改變聽眾的想法,最好就是在故事中多加感動。 如果您想改變信徒的主意,最好就是引入公認的權威。 如果您想改變銀行家的想法,最好就是消除風險。 如果您想改變工程師的想法,最好就是構建一個原型。 如果您想改變騙子的主意,最好就是拿出錢。 如果您想改變體育迷的想法,最好就是贏球。 因為其他人並不一定相信您所相信,他們也並不一定看到您所見過的。

成長的方式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一張清單做參考,您可以做相同或不同的事情⋯ 做更多相同的事 堅持原狀 大聲嚷嚷 做些不同的事情 改變你所做的事情 提高價格 降低價格 做得更好 講一個不同的故事 服務其他客戶 輸入新的細分 改變工作的下游影響 贏得信任 做出更大的承諾 做好組織 獲得更好的客戶 做些對某人來講是重要的工作

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當您在做之前做過的事情時,我們很容易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那就是遵循路徑。 當前面的任務與您之前所做的任務不太一樣時,就像需要尋路時,那就要變的困難得多。 但那是另一種技能。這新技能是查找常見線程,查看類比並跳過空間的技能。知道如何做您以前沒有做過的事情。 您想那種技能會更稀缺? 那個會更有價值?

藝術有用的定義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藝術是一種人類做的活動。這是一種新東西的創造,有可能會不起作用的東西,有會有導致觀眾受到影響的東西。 藝術使用上下文和文化來發送消息。藝術不僅僅是美容或工藝上的貢獻,而也是有增加了意圖。藝術家致力於創造一些慷慨的東西,一些會能使我們去改變的東西。 藝術不僅僅是繪畫或是外表美麗。藝術真正才是重要的工作。 你完全有可能成為一名藝術家。 如果我們選擇去作,每個人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