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當您在做之前做過的事情時,我們很容易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那就是遵循路徑。 當前面的任務與您之前所做的任務不太一樣時,就像需要尋路時,那就要變的困難得多。 但那是另一種技能。這新技能是查找常見線程,查看類比並跳過空間的技能。知道如何做您以前沒有做過的事情。 您想那種技能會更稀缺? 那個會更有價值?

藝術有用的定義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藝術是一種人類做的活動。這是一種新東西的創造,有可能會不起作用的東西,有會有導致觀眾受到影響的東西。 藝術使用上下文和文化來發送消息。藝術不僅僅是美容或工藝上的貢獻,而也是有增加了意圖。藝術家致力於創造一些慷慨的東西,一些會能使我們去改變的東西。 藝術不僅僅是繪畫或是外表美麗。藝術真正才是重要的工作。 你完全有可能成為一名藝術家。 如果我們選擇去作,每個人都可以。

給卡住是可理解的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正是你被困的原因。你做出的每一個決定,你所持有的所有現狀,你所擔心的一切,都是可理解的。這是一個成熟的,顯然安全的系列選擇。你應該祝賀你的明智和謹慎。 這唯一可離開現狀的方法是做一些感覺不合常理的事情,這在短期內是不合常理的,在類似情況下類似的人會說這是不合常理的。 因為如果不是這樣,那麼你就不會被卡住,是嗎? 如果你真的想要不被卡住,如果你想要走向更高段的地方或做更有價值的事情,首先要問的問題是,“我是不是願意做些不合常理的動作,至少在短時間內是不合常理的?”

兩種九點到五點的工作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八小時工作日是寶貴而人性化的,在一個永遠聯線溝通的時代是很難找到。 但是九點到五點的工作有兩種。 一種是做的像工業化的齒輪。盡可能少做地去保護自己,因為老闆總是會要求更多。這是現況,也是觀看時鐘的表達方式的來源。 另一種是做的像行業裡的佼佼者。這是一個為工作而帶來如此多的情感能量,體貼,冒險和熱情的貢獻者,他們沒有做下任何的保留。這種工作需要八個小時才能完成,如果你關心你正在做的工作,這是一種特權,這也很充足。這個充足不是為了做的更多,而你是去做的更高深。 當我們看到熱情的人在工作時(在國際象棋比賽,集思廣益的會議,寫劇或是諮詢),我們很難想像連續六個小時做這件事,更別提八個。 難怪一小時一直在擴大。如果我們只想安安穩穩的度過一天,這是給一位沒想像力的老闆創造更多生產力的唯一途徑。做更多的低價值的小時但沒有補償。如果你不願意去多放些心思,那麼花更多的時間是唯一的選擇。 另一種方法是弄清楚如何全力以赴,製造騷動,然後退後一步,喘口氣。 如果你有幸做出這種選擇,那麼就表示你有選擇。

這一個簡單的技巧使一切變得更快更容易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在這裡,經過測試,有效並且值得: 停止追求捷徑。 個人理財,減肥,營銷,找職業,擊敗塞車,人際關係,或是教育。這些對大部份人都重要的一切,往往都帶有大量推銷的捷徑來作為替代方案。 這些又快速,無風險,毫不費力的秘密,神奇地工作,通常都會由某人來付出代價。 但如果捷徑都是屢屢生效,那麼它們就不會是捷徑,對嗎?他們也就成為標準。 捷徑既不是創新,也不是一條直接的道路。這些捷徑可以有效,但他們需要努力,風險和洞察力。 如果你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正確的做事情,那麼在你意識到捷徑也許只是一個陷阱,一個你可能無法負擔得起的陷阱。

領導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領導者會創造一個讓他人選擇新行動的條件。 這種選擇是自願的。它們是從看到新景觀,新機遇和新選擇之後來造成的。 你不能改變他人,但是你可以創建一個讓他們自願去選擇改變的環境。

朝著完整的堆棧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找到合適的客戶 贏得他們的關注和信任 找出問題所在 找出他們的恐懼,欣然接受他們的目標 用原型去發掘可能的解決方案 創建支持您解決問題的體系結構 建立最簡單並可行的解決方案 測試一下 編寫一個記錄良好,有彈性的代碼片段 再測試一下 調試它 出示它 我們很容易會被我們的專業或知識來認為,我們的工作僅僅只是堆棧中的一小部分。但這全部一切都是有相互聯繫。

創新是勇氣加上慷慨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有勇氣,因為它並不代表一定能成功。 加上慷慨,因為有勇氣但不是把世界變得更好那只是喧囂。 創新者會呈現她知道有可能無法成功的東西(用一秒鐘想一想,這與其他人形成鮮明的對比,他們經過培訓,能夠出現經過驗證,驗證,批准,可否認的答案,這些答案將使他們獲得測試中得分 )。 如果失敗不是一種選擇,那麼,大部分時間,成功也不是。 有人聲稱他們在實際上是創新的,但他們也許只是受到歡迎的,做出有利可圖的,或是走運,這是很常見的。這些並沒有錯,但它並不是創新。 當我們允許用慷慨來做前題,你可能會發現那是更容易找到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