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到最佳點嗎?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一旦有競爭能力的人開始衡量某事,就有壓力使其變得更好。並且一旦達到最高水平,它就便是成最佳狀態。 但這也許不是真正的目標。 我們是否該考慮有無彈性? 也許我們可以更看重令人愉悅,無壓力,或是更可靠的事物。 最佳點最終是毫無色彩。它沒有任何餘地去包括其他的感覺,像喜悅。

如何說明你的例證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一般的常識是: 找到一大群人。 解釋為什麼你的東西會更好。 證明您的答案才是正確。 就這樣 實際運作的方式才是: 先吸引正確的人的注意。 獲得他們的信任。 講給一個他們需要聽的故事。 產生一種焦慮的氣氛。 通過獲得承諾來緩解這焦慮和緊張的局勢。 交付出色的工作去守諾。 讓他人來替你散佈你的例證。

從中學習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那作者的成長經歷可能與您不同。那屏幕上的示例可能與您的經驗不符。那某人的政治觀念您可能不喜歡,但他們目前正在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如果您可以從中學習到些東西,那就去學習。 我們會試圖去拿所有傳入的信息,按出處劃分,並忽略來自可疑/外國/陌生來源的任何見解,智慧或教訓。 但這些課材是免費的。我們去躲藏著它意味著我們無法從中受益。 我們更有可能從多樣性中學習比同質性來的多。

只出名作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類的經濟想法不得不令人信服。如果能開一家只銷售熱門的電影製片廠,唱片公司或是書籍出版商。沒有爛貨。無填充物。每一樣產品都是熱門。 聽起來容易,但做起來難。 為何音樂家不直接出版“最高成功”唱片而為每個人節省大量時間和麻煩呢?為什麼銷售人員不會只拜訪一定會購買的人? 那是因為沒人能知道。 在將其物推向於市場之前,誰都不會知道它是否會受到歡迎。就像巴布·狄倫錄製了五十張專輯。畢加索畫了一萬多幅畫。創業投資為數百家企業提供資金。 只能盡力而為,然後出貨成品。

落敗的風格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數學不得不令人信服。您將會輸掉大多數參加的比賽。這怎麼可能是其他方式呢?在一百,一千或十億人競爭的情況下,只有一個人獲勝。 這意味著您將根據落敗的方式而不是獲勝的方式來觀察和衡量您自己。 大部分人所知取勝的方法通常是完全配合,為法官提供他們想要的東西,像其他所有人一樣訓練,但要加倍努力。 但是落敗的風格是去創造可能性。去更有創新力。去做慷慨的工作來值得他人一提。 如果您將要落敗(很可能會落敗),那為什麼不落敗的有風格些?

更好的機會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完美是完善的敵人。 當然是這樣。 但是,當我們意識到沒有事情(也沒有人)都是完美的時候,這個簡單的句子就變得更加緊迫。怎麼會這樣? 因此,如果您的英雄,您的事業,您的假期,您的背景,您的人際關係,如果這些都並不完美,那是否意味著您應該隱藏它?以此為恥嗎?或是害怕嗎? 我們時刻都被不公正的環境來包圍著,以前早時候還更加糟糕。我們很容易找到一項不完美的事物來批評它們,或更糟的是,去羞辱它們。 我認為,更好的辦法是發現完善的光芒並尋求擴大它們。我們可以看到錯誤,我們也可以改善錯誤,更可以去取得進展。但是,這只有當我們去好好把握這去做完善的機會。 不完美是一個能去做的更好的一個機會。

背誦與學習之間的區別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為了學習某東西,您必須了解它。您可能認為對某方面很有見識並且對這些想法不屑一顧,因為您似乎已經完全記住每個小節,但這只是副作用。 死記硬背可以在某些領域完成,您甚至可以將自己熟記的內容背誦給其他人。 例如:您不能學習字母的順序,您只能去死記住它。 另一方面,去死記任何您需要建立,即興或改進的事情都是愚蠢的。您需要做的是去了解它真正的如何操作。

過程與結果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一個體育迷,狂熱者和駭客在決定是否對某種過程感到滿意之前,都會先看看結果。 從另一方面,科學家,工程師或任何尋求公平與實用性的人都會堅持找一個可靠的過程,並學會接受任何結果(甚至更好的是去學會如何改變輸入,以便下次會更可能產生了預期的結果。) 與其問“我們團隊的成績如何?”,我們不如說“我們的系統是否有按照預期的方式工作?”。 您可以花時間去玩弄某個過程,但是這種方法將不會永遠有效。另一方面,當您學習與理解這基本原理時,您可以永遠像工具般的去使用它們。 即使在當下答案與您的信念體係不符的情況下,大部分時間,一個能獲得想要的答案的過程都可能值得信任。 當您不喜歡某裁判的決定而對他大喊大叫,其效果還不如堅持讓您的團隊去更加努力地訓練,或努力地去找到更好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