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也可靠)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讓您忙碌的事業很可能是您因可靠而贏得的聲譽。

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種非常的忙碌也可能會破壞您的聲譽。這就是為什麼許多服務提供商一旦開始受到關注,就開始做的跌跌撞撞的原因之一。

在這種危機來臨之前,您可以做兩件事:

首先,說很多的“不”。你在掙扎時所參加的事務,可能不是你現在應該參加的事務。您的可靠性聲譽為您贏得更多信任,而這種信任讓您受邀與更好的客戶合作,並開展更好的項目。這樣做的成本(收益)就是,您需要拒絕之前您願意接受的機會。

第二,說實話。這一開始很難做到,特別是因為我們的自我概念可能是建立在獨立性和無懈可擊的基礎上。但可靠性並不意味著完美性,這意思是說清楚實話。

這是可能有幫助的兩個座右銘:

“你會付出很多,但你得到的會比你付出的多了許多。”

“我們的秘訣是,我們不會為了想得到這個項目而撒謊。”

五個有用的問題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賽斯·高汀,赛斯·高汀,Seth Godin,Chinese,Translation

他們可能會很難去回答,但您的項目將受益無窮:

這困難的部分在哪裡?在你工作的哪一部分,如果突然變得更好,將會對你尋求的結果來產生最大的影響?

你會如何利用你的時間?如果我們翻翻您的日曆,你會花多少時間對收到的消息做出反應或響應,有多少在您的控制之下,有多少是專注於困難的那一部分?

你需要知道什麼?哪些技能是您目前不具備的,但可以使您的工作做的更有效果?

什麼是可怕的一部分?那些您試圖去避免考慮或是有相互作用是什麼? 這是為什麼?

這最終值得麼?在查看您對這些問題的四個答案後,您可能會更好地了解您的項目需要什麼才能發揮其潛力。 這項目的結果和對於你所想服務的人,是否證明了實現它所需要付出的代價?

善意的疑慮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種疑慮是無價之寶。

當我們習慣了有它,當它因為我們沒有做任何事情來獲得它而出現時,我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當你沒有它時,它會讓一切變得更加困難。

善意的疑慮是當我們傾向於相信而不是負面的懷疑。這時侯,我們不會千篇一律去忽略陌生人,而是尋求與他們互動。這也是方便的選擇,而不是例外。

在不同的環境中,我們將善意的疑慮授予校園裡的大人物、漂亮的校花、高個子、名人、顯然已經積累了很多錢的人、符合我們文化習俗的人、男性,白人,傳統上漂亮的人,傳統上有能力的人,受歡迎的人。但也可能是階級分裂、叛亂分子或叛徒。

地位上的角色是我們日子中無聲的衡量標準,我們經常會千篇一律地根據看不見和未評論的現狀來加強它們。

每次我們未能將善意的疑慮給予能夠創造價值的人,我們不僅僅傷害了他們,也傷害了我們自己。

“拿著時間”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可以意味著兩件非常不同的想法。

當某個人或是營銷人員佔用您的時間時,他們就是在偷竊。消失的時間無法挽回了。 如果你的時間被拿走是出於自私的原因,如果它被浪費了,那就沒有什麼好辦法可以挽回。

在另一方面,當您有足夠的信心去花那時間、花時間去出面,去完成工作,去處理眼前的事情時,這就是一份禮物。

這正是花時間的意義所在。

我們不是在爭分奪秒地在超時之前做很多雞毛蒜皮的事。 相反的,我們有機會利用我們的時間來創造重要的時刻。 因為這些時刻將會把我們聯繫在一起,因為它們會打開了大門,因為當這些時刻加起來,能創造了一種新的生活。

適當的時間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最終,一個社會的文化會指點我們在某件事上應該花多少時間。 他們稱其為“正確”ㄉ數額。一種教育應該花多長時間,或者一個商業提案。一項訂單交付的速度。一次購買新車要花多長時間。醫師要花多少時間看一個病人。應該要花多少時間來學習新技能或是參與新想法。

如果您與其他人花費的時間相同,那麼您可能會獲得類似的收益。

還有兩個其他的選擇值得考慮:

一個是花費比別人認為合理的時間多得多的時間,並適當的收費。也許這將導致成非同尋常的結果。

另一個是花費的時間遠遠少於您應該用的時間,並將省下來的時間投入到其他的流程或是替代方案中,導致成他人都無法忽視的收益。

當某人夠膽量的去重新組織時間堆棧時,文化常常也會跟隨著發生變化。

“但是你怎麼能知道?”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知道一項事情有什麼用是值得的。 它可以幫助我們弄清楚該如何做得更好,該如何分配資源以及該如何知道何時完成工作。

我們所建立或投資的很多東西都是很複雜。 它們具有多種目的,必須取悅許多參與者,並且具有相互競爭的優先級。

所以問題來了:“我們怎麼能知道它是否有起作用?”這是一個強大的問題。

這問題也為有關真正的目的地打開了個有作用對話的大門。

自我與策略的混淆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我們是自我與我們的所做所為並不是完全一樣。

但是有時候,我們的所做可以改變我們的自我。

我們的自我是描述一位我們在鏡子中所看到的那個人,那是我們所識別的群體,也是我們一遍又一遍地回到自己(和現實)的版本。 “我不是個作家”,“我不是個企業家”或“我不是個領導者”是我們給的明確的陳述。

但是,當世界在不斷的變化時,時機也會隨之變化。

當我們的自我與周圍世界的現實不符合時,我們所有人都會將為之掙扎。

當面對這種混亂的時候,人們會很容易的放棄可能性,放棄去尋找機會,只是因為它不引起與我們這一刻自我的共鳴。 但是只有當我們去做新的事情時,我們才會開始形成一個新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