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處在哪裡?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是一種造成同步的好方法。

“難點是什麼”是團隊中每個人都應該能夠回答的問題。但是,除非您正式的提出這個問題,否則您將找不到真正的答案。

您可能會發現許多人認為困難的部分與他們整日的工作直接相關。您可能會發現有些人堅持認為困難的部分與他們一整天都沒有關係,即使它確實是有關係。

如果進展順利的話,這將會改變這個項目的影響力的困難工作是什麼?哪些項目值得重點關注,哪些將難以以富有成效的方式外包?

當我們將所有這些說法匯總到企業中時,需要總裁來確定真正的難點是什麼。這是ㄧ種可解決的問題,當解決這一問題將對這企業產生重大的影響。

幾乎所有創建和構建對象所涉及的周期並不是特別困難。它們當然還是很重要。就好像是除非有輪子,否則我們騎不了腳踏車。但是,以合理的價格找到和購買一個車輪並不很難。

團隊的意識和對難處的專注是可以極大地改變了該項目的前景。

你到底是誰?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我們有一種慶祝“真實”自我的願望。

但是也許我們的自尊心才是我們真正的自我,當我們盡力做到一致,慷慨和專業時就會表現出來。 那種當我們感到疲倦,壓力大或忙碌時所發出的聲音,只是從我們不完整和次要形式的身份來的。

我們的自我是選擇創建的互動和做出的更改的總和。

復原力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世界總是在變化,復原力和韌性才是我們的最佳應對措施。

這並不是要建立一項總能達到我們期望的方式的東西。 高防彈性太昂貴,太僵硬,而且需要對未來有全面的了解。

復原力是對設計,態度和系統的承諾,即使事情不是我們完全計劃的那樣,它也能正常工作。 尤其是那種時候。

我們不去考慮最佳的情況,而是努力考慮在最佳情況沒有到來時,我們的工作會如何蓬勃發展。,因為那才是更有可能。

水手們知道,將視線固定在地平線上是抵御風暴的好方法。

靈活性,社區性和可能性是可以讓我們走很長的一段路。 做這樣並沒有那麼容易,但這是我們前進的最佳途徑。

“嗯,對我來說似乎很棒”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當然是可以,您做出來了。

如果您將它運送到全世界(甚至展示給同事),可能是因為您喜歡它。因為是你自己做出的。

但是,如果您的音樂,圖形設計,網站(無論您從事什麼工作)都無法在市場上引起共鳴,那可能是因為您忘了為他們來做。

為他人來想才是設計的核心。

這個群體中的人認為看起來很棒嗎? 他們需要什麼?

去做到那一點。

給未來的自我一封信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我們經常向過去的自我發送隱喻信,指責我們所做的選擇。 在信中我們對錯過的機會或過去的錯誤表示遺憾。 並且很容易的將我們所陷入的混亂歸咎於我們年輕的自我。

但您會對未來的自我說些什麼? 當您在幾個月或幾年後讀完那封信時,那又會感覺如何?

也許您會發現到您現在面臨的危機或災難,沒有像您擔心的那樣糟糕。 也許您會表示樂觀並把這樂觀的看法轉換成行動。 也許您會為自己過去的經歷來產生些同理心,因為過去的自我也只是在盡力而為。

操作順序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如果你把果醬塗在花生醬之前,你做的三明治會是個失敗。

而且,如果您嘗試將花生醬塗在盤子上,然後再添加麵包,那三明治甚至會變得更糟糕。

像很多東西一樣,有些時候順序不是隨便可選的。

但是我們經常會首先去做成本最低或是最簡單的部分,無論操作順序告訴我們該如何去做。

算法的剝奪與貢獻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當我們在缺乏的狀況中,我們需要做出個選擇。

誰會被錄用,哪個網站顯示在搜索結果的頂部,或許誰能得到貸款。

儘管我們可以逐個案例地做出選擇,但是我們還是依賴算法。一系列編碼步驟,推論和決策啟發法,表面上隨著收集更多數據而變得更好。

在這一點上,很明顯的是算法正在重塑我們的文化。它們決定著社交媒體網絡如何無處不在地顯示內容,搜索引擎如何挖出突出的網站,AI如何做出決定誰能上飛機還是不行,誰能借錢還是不貸的決定。

而且算法不是中立的。他們不可能是中立的。每個決定都有其後果,而且與勾股定理不同是,沒有只一個正確的答案,只是從現在開始或以後一個選擇,整個過程都是如此。

當算法做出剝奪的措施是去發現社會的一種自私或有缺陷的元素,並放大那缺陷來獲取短期的利益。它能發現個人可能具有的習慣或本能,並利用他們做一些有益於算法製造商的事情,但不會對文化或用戶有什麼長遠的利益。

當算法做出貢獻的措施是去放大我們天性中更好的天使,幫助我們為自己和我們關心的人做我們想長遠地有益的事情。

對於壟斷者,上市公司,資金雄厚的初創公司乃至非營利組織尋來說,這挑戰都是:您是否有膽量去構建一項為之自豪但在短期內看不到回報的算法嗎?

因為如果答案是否,那麼指責系統不善是沒有的。因為這您就是代表著這個系統,我們都是。因此至關重要的是,當我們擁有無形和槓桿算法的力量,我們也必須了解自己對算法所造成的影響責任來創建和維護它們。

簡單的方法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滑雪坡都畫有困難度。 綠色圓圈表示最容易的坡度,它將使您以最快的速度到達山腳,用最少風險或戲劇性。

為什麼會有人選擇在困難的黑鑽石賽道上滑行呢?

大多數熱情的滑雪者會以不同的方式問這個問題:你為什麼不呢?

滑雪的目的不是要到山底下。 關鍵是您在那坡上往下滑的感覺。

我想知道為什麼在學習上,個人交往上,做藝術上或我們每天所做的工作中,這種見解很難讓我們接受?

每條路上都有減速帶,有機會分佈不均,還有無法預料的問題。 但是當我們決定什麼事情都尋求簡便的方法時,這些都不是更好達成目的地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