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當的時間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最終,一個社會的文化會指點我們在某件事上應該花多少時間。 他們稱其為“正確”ㄉ數額。一種教育應該花多長時間,或者一個商業提案。一項訂單交付的速度。一次購買新車要花多長時間。醫師要花多少時間看一個病人。應該要花多少時間來學習新技能或是參與新想法。

如果您與其他人花費的時間相同,那麼您可能會獲得類似的收益。

還有兩個其他的選擇值得考慮:

一個是花費比別人認為合理的時間多得多的時間,並適當的收費。也許這將導致成非同尋常的結果。

另一個是花費的時間遠遠少於您應該用的時間,並將省下來的時間投入到其他的流程或是替代方案中,導致成他人都無法忽視的收益。

當某人夠膽量的去重新組織時間堆棧時,文化常常也會跟隨著發生變化。

“但是你怎麼能知道?”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知道一項事情有什麼用是值得的。 它可以幫助我們弄清楚該如何做得更好,該如何分配資源以及該如何知道何時完成工作。

我們所建立或投資的很多東西都是很複雜。 它們具有多種目的,必須取悅許多參與者,並且具有相互競爭的優先級。

所以問題來了:“我們怎麼能知道它是否有起作用?”這是一個強大的問題。

這問題也為有關真正的目的地打開了個有作用對話的大門。

自我與策略的混淆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我們是自我與我們的所做所為並不是完全一樣。

但是有時候,我們的所做可以改變我們的自我。

我們的自我是描述一位我們在鏡子中所看到的那個人,那是我們所識別的群體,也是我們一遍又一遍地回到自己(和現實)的版本。 “我不是個作家”,“我不是個企業家”或“我不是個領導者”是我們給的明確的陳述。

但是,當世界在不斷的變化時,時機也會隨之變化。

當我們的自我與周圍世界的現實不符合時,我們所有人都會將為之掙扎。

當面對這種混亂的時候,人們會很容易的放棄可能性,放棄去尋找機會,只是因為它不引起與我們這一刻自我的共鳴。 但是只有當我們去做新的事情時,我們才會開始形成一個新的自我。

競爭與激活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一個創新者通常很少會遇到競爭上的問題。 因為這挑戰不是您的客戶正在從另一位供應商那裡購買,而是他們沒有從任何人那裡購買過這類東西。

我們所做的工作和當我們尋求激發活力時所講的故事都與競爭的觀念截然不同,但是我們文化(體育,大眾商人,政治)的教訓都與競爭有關。

“我們比他們更好。”是一個競爭的口號。

這與“事情可能會更好”或“您錯過了這個新事物”或“您崇拜的人已經在使用它”的想法是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您想發展,你就需要讓某人不僅決定您的創作值得他們花費時間和金錢,你還需要激勵他們去立即採取行動,而不是日後過久後才去想著去採取行動。

廢料堆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當我們想離開某種習慣的事物,即使它是不公正的,低效率的或無效的,我們通常花費的時間還是太長。 因為恐懼,動力和安於現狀通常會使我們陷於困境。

這種廢料樣就開始堆積起來。 一無用處的事情開始鈣化,並阻礙我們前進,使我們的世界變得更窄小,我們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也變得更少人性化。 過去好的正常現像被拒絕和變的過時。 事實也證明現狀是非常的能夠善於持續。

但是有勇敢的人還是會站出來並大聲喊說並採取行動。系統開始發生變化,但是速度還是太慢。

沉沒的成本是不能避免的,但我們必須不去想它們。文化一直在變,我們的標准也在繼續發展,所以機會也在不斷的湧現。

更美好的未來是完全有可能的,如果我們能足夠的關心去不計較過去,並勇敢地去創造新的事物。

兩種系統風險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在設置一個系統時,我們要瞭解如果這系統不工作時,會有什麼後果。根據“不工作”時的成本,你可以在系統中建立更強的伸縮性。

在大多數情況下,“不工作”並非就是災難性的。如果你的烤麵包機壞了,那也沒什麼大不了。你可以在幾天後才烤吐司,之前與軟麵包一起生活。另一方面,如果你正在執行飛行火星的任務,你可能會很高興你多裝了一些氧氣罐,即使多裝的成本非常高。

時常我們在組織系統時會犯了兩個錯誤:

一)我們對系統的可靠性過於樂觀,並且大度數地降低了沒有它的生活成本。就像我們把這互聯網基礎設施的當前狀態放在這個陣營中。

二)我們對失敗的可能性和成本過於悲觀。這導致我們過度的設計,或者為安全而做出昂貴的投資。把游泳救生衣放在飛機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寫作上避免一個錯字也是如此。這也是我們的醫療成本如此之高的一個原因,最後的百分之零點零一也是最昂貴的部分。

行政決策的一項有用技能是能夠以客觀的方式來描述伸縮性和失敗成本,特別是在很難做到的時候。

吱吱作響的輪子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你真的只想要滴點油嗎?

或是你真的想把問題改善的更好?

這為社區或品牌做出貢獻的最佳方式不是抱怨。

而是通過改善事物或問題來實現的。

這就是願意去承擔責任(縱然沒有權力)並創造一個積極和慷慨的行動循環。我們要以身作則,並尋找一個可以發揮作用的小角落,然後在那角落有所作為。

很多時候我們只是不斷的填補我們的系統來安靜這吱吱作響的車輪。

但通常,我們得到的只是一個臨時性的補丁,而不是永久性的修復。

單人馬拉松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通常人們跑的馬拉松,這流行的馬拉松,是有團隊來主辦完成的。

他們有個開始的時間。

有個終點線。

有獲得資格的方式。

有條固定的路線。

有一群人報名參加。

並提前一年前就已公佈日期。

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這些馬拉松都充滿了興奮,精力,和同伴的壓力。

但還有另一種馬拉松是任何人都可以參加的比賽。在任何一天,穿上你的運動鞋,跑出門然後二十六英里後回來。這些倒是很少見的。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在我們創建項目,在創辦企業,或在發展事業方面做的很多事情,都與這第二種馬拉松很類似。

這也難怪單人的馬拉松會這麼難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