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系統風險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在設置一個系統時,我們要瞭解如果這系統不工作時,會有什麼後果。根據“不工作”時的成本,你可以在系統中建立更強的伸縮性。 在大多數情況下,“不工作”並非就是災難性的。如果你的烤麵包機壞了,那也沒什麼大不了。你可以在幾天後才烤吐司,之前與軟麵包一起生活。另一方面,如果你正在執行飛行火星的任務,你可能會很高興你多裝了一些氧氣罐,即使多裝的成本非常高。 時常我們在組織系統時會犯了兩個錯誤: 一)我們對系統的可靠性過於樂觀,並且大度數地降低了沒有它的生活成本。就像我們把這互聯網基礎設施的當前狀態放在這個陣營中。 二)我們對失敗的可能性和成本過於悲觀。這導致我們過度的設計,或者為安全而做出昂貴的投資。把游泳救生衣放在飛機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寫作上避免一個錯字也是如此。這也是我們的醫療成本如此之高的一個原因,最後的百分之零點零一也是最昂貴的部分。 行政決策的一項有用技能是能夠以客觀的方式來描述伸縮性和失敗成本,特別是在很難做到的時候。

吱吱作響的輪子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你真的只想要滴點油嗎? 或是你真的想把問題改善的更好? 這為社區或品牌做出貢獻的最佳方式不是抱怨。 而是通過改善事物或問題來實現的。 這就是願意去承擔責任(縱然沒有權力)並創造一個積極和慷慨的行動循環。我們要以身作則,並尋找一個可以發揮作用的小角落,然後在那角落有所作為。 很多時候我們只是不斷的填補我們的系統來安靜這吱吱作響的車輪。 但通常,我們得到的只是一個臨時性的補丁,而不是永久性的修復。

單人馬拉松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通常人們跑的馬拉松,這流行的馬拉松,是有團隊來主辦完成的。 他們有個開始的時間。 有個終點線。 有獲得資格的方式。 有條固定的路線。 有一群人報名參加。 並提前一年前就已公佈日期。 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這些馬拉松都充滿了興奮,精力,和同伴的壓力。 但還有另一種馬拉松是任何人都可以參加的比賽。在任何一天,穿上你的運動鞋,跑出門然後二十六英里後回來。這些倒是很少見的。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在我們創建項目,在創辦企業,或在發展事業方面做的很多事情,都與這第二種馬拉松很類似。 這也難怪單人的馬拉松會這麼難持續。

“我希望我有更多的數據”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是真的嗎? 通常我們可以收集更多的數據。這需要些時間或金錢,但您還是可以獲得更多的數據。 但是你可能並沒有好好的利用你已經擁有的數據。 我猜你這句話的意思是,“我希望我有更多的把握。” 很不幸的是,這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投入的工作或是你想要做出的改變是值得的,那就值得與未知數來共舞。把握是不會來自更多的數據,更多的數據只會讓您失去動力。 繼續往前推進才是讓事情變得更好的最佳方式。

限制和衡量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這是專業設計和工程的兩個主軸。 你是否在限制範圍內生產了結果? 您是否提供了可衡量的結果? 就此而已。 良好的設計不會超過可用的資源,並根據商定的目標來產生可衡量的變化。 優秀的設計比普通好的設計來的更好,因為它使用更少的資源和創造更美好的結果。 如果你需要建造一座橋樑,是的,一個業餘者可以用難得素去建造一座橋樑,但那座橋卻無法承載卡車的交通與重量,可是一位專業的工程師會接受這限制她並盡職的去測量這座橋實際上可以承受多少磨損。 直接營銷,課程設計,產品測試,電影製作 – 它們都生活在限制和性能的軸心之內。 他們剛剛在拉瓜地亞機場開設了一座期待已久的B航站樓,這是世界上主要的機場之一也是最糟糕的。雖然這新的航站樓很閃亮,但是它的工程和設計的失敗點還是無處不在。早上六點,女士洗手間的排隊長達二十多人。這地方空間上的限制也許無法得到緩解,但這乘客來回的吞吐量在藍圖階段期是很容易來測量。這個價值十億美元的設施只有一份很直接的工作,但它還是失敗了。 設立一座簡單的咖啡攤的設計也是如此。它不需要在零售設計方面上取得突破,就可以提供快速和優雅的服務給旅行者。但是,儘管遵循計劃的包商努力去工作,這計劃本身還是有缺陷百般。他們糟糕的設計就從那些排隊的三十餘人可以看的出來。 當我們看到我們的工藝達到最佳效果時,那就會發生向前性的運轉。設計和工程的特權就是伴隨著一個會被衡量的責任,當沒達到需要的效果我們要去重做。 我們很少會聽到“給我一些限制”和“衡量我的表現”,那是些有才華和熱情的設計師才會這麼做。

適當的媒體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我們整天都在與人溝通,而且我們也發明了無數種的溝通方法。您可以購買郵票,按個按鈕,租間錄音室,或打開麥克風。我們最好做出個明智的選擇。 最好不要在接聽電話的時候,同時發送電子郵件。 最好不要發送短訊,當用電子郵件會更有效。 最好不要花時間開會,當寫備忘錄會更有可能提到重點。 最好不要發表演講,當寫下博客的文章能夠更吸引也有更大的影響力。 最好不要光寫下來,當現場說明會更好地表達。

學與做的差距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我們的社會把這兩件事情分開。在某個階段,我們還認為其中一件會干擾另一件事。 醫生要上完八年的學校才能正式的行醫。大部分時間,你只是在學習當個醫生,而不是真正的去做一位醫生。 當一位撰稿人在上班。大多數時候,你只是在寫作,而不是學習新的寫作方式。 我們所為的“學習”事實上更多的是關於接受“教育”。那教育只圍繞著合規性,排名和“這是否會在考卷上出現?” 功課好與真正的學習東西是不同的。 我們沒有將實習納入教育的一個原因,是它會使那些主張光講授和指導的人失去他們的權威。 目前,美國的K-12(義務教育)系統中有五千六百萬人。他們大多數人整天都沒有做任何事情,只是上學,他們沒有將現實生活中的一些活動,實驗和互動帶入他們的學習中。 在美國,每天有超過一億的人上班,但之中有很少的人經常去閱讀書籍,或繼續上進,或去了解如何更好地開展工作。這些都被認為是會分散注意力,或者充其量是不方便或是浪費的時間。 這學與做差距是很明顯的。專業人士通常需要十年或更長時間才能接受並學習新的方法。像胃腸病學家花了很多時間才能慢慢的接受大多數潰瘍是由細菌引起並且改變他們醫療的方法。我們的司法系統花了三十多年才慢慢的更正我們當如何嚴格的審視與判決。 可能是因為我們把學習與教育混為一談。我們的教育不成功是由其他人來負責,這也是讓權力由他人來操縱。 如果我們所做的學習始終是通過與我們的工作來相互結合,那麼會變成什麼? 如果我們認真看待自己的行為並花時間從中真正學到一些東西,那麼又會發生什麼? 當警察部門花時間研究他們的數字和調查新方法時,他們發現效率和生產力提高,安全性提高,工作滿意度也提高。 當理科學生設計和操作他們自己的實驗室測試時,他們對工作的理解會大大提高。 傳統教育(一種基於合規的系統)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這與那些已經通過連接重建並利用互聯網帶來的其他行業一樣大。然而,太多新的教育工作還只是去找更有效的方式來提供講座和測試。 我每天都看到這一點。人們出現在Akimbo網站上期待終生訪問和秘密視頻,但是他們真正看到的是艱苦但有用的參與工作。 什麼是有效的替代方案呢?那就是真正的學習。學習有包容真正的去做某件事,做出口述,審查和審查,學習相關項目和與同行參與。當我們一起學習和共同努力做事,在同個時候,一項會對另一方面產生影響。 如果你想學習營銷,那就真正的去做營銷。如果你想做營銷,那就去努力以赴去學習營銷。 這種同樣的對稱屬性適用於我們關心的所有事物。 引用一句早期搖滾歌手的話說,“我們不需要……教育。” 但我們可能會從學習中受益。 當我們不斷的做,我們也不斷的在學習,更要去學的如何做的更好。

證明做平庸的工作是可行的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這原因幾乎是無窮無盡的。 我們有一切的理由來解釋我們所用的捷徑,電話代替和半做不做工作。 所有這些都是很好的理由。我們趕時間,系統不公平,市場要求它,沒有人會注意到,這不是我的工作,我交了一個糟糕的規格,材料是二流的,市場不會支付質量,競爭是殘酷的,我的老闆是一個混蛋,它實際上還是相當不錯,或是反正沒有人讚賞真正的好東西。 從另一方面來看,只有一種方法可以來證明為何我們所做的工作要比真正需要來的更好:那是因為因為你對這工作有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