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需要努力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我們聘請體能教練、去找工作,以及按時上班是有原因的。

我們看到了由他人來指導我們行動的價值。

但另一方面,把我們的努力授予他人來評判的權威是具有挑戰性的,因為他們可能不知道我們有多少儲備或我們其他正在做的事情。

但另一種選擇是揹上情感的負擔:採取主動。

與其稱其為“採取主動”,不如說“給予主動”更準確。 因為它供不應求,我們需要多的多。

決定去做一些沒有人預料到或是命令你去做的事情。

以自己的名義閱讀一些東西或是發展一項技能。

舉手、發言、啟動新項目…

我們已經從小就接受過許多避免做這些事情的訓練。 但是四歲天真的孩子對這些任何一樣事都沒有問題。 我們通常都知道怎麼做,只是我們被教導的不要去這樣做。

“出錯”的計劃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永無過失是前進發展的一個困難模型。

你很可能會犯錯誤,你會根據你不知道或也許該知道的事情來做出個選擇。然後事情會錯上加錯。

然後怎麽辦?

當一個孩子參加開車教育課時,我們是否應該教他們如果拿到罰單或出車禍後該怎麼辦?

如果您是位法庭檢察官,您的員工可能會逮捕一個無辜的人。 如果你是醫生,病人可能會死在你的醫療上。 如果您是寫博客的作者,您可能會發布一些不正確的內容。 那時候不是才開始製定計劃的時間。

你準備好並急切地說:“既然我知道目前我能知道的事,我要改變我的方向嗎?”

你是否願意說:“當時我不知道那個關鍵事實,但我應該知道,而且我正在構建系統以確保我下次能知道它?”

加倍的錯誤總是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客戶開發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一個組織在開發客戶的過程中成長。

營利公司去尋找利潤,非營利組織為他們的事業服務,政治思想能成為運動的只有一個原因:他們培養了一群因他們的行為而改變的人。為了方便起見,我們稱那群人為“客戶”。

一旦你看到這一點,你就會很清楚地了解這是一個組織所做的最困難和最重要的事情,事實上,這是唯一一個你不能外包或避免直接去解決的事情。

您開發的第一個產品或服務可能正是潛在客戶已經期望的,但這可能性很小。這就是為什麼失敗是推動新項目前進的燃料。失敗是一種發現客戶不想要的東西的一種方式,也許可以了解他們可能想要的東西。通過無淚無畏地迭代,一個組織能夠發現有關其未來客戶的信息。

有時侯(實際上,幾乎每次)一個組織推向市場的創新並未立即被普遍採用。雖然有些人通過先行(早期採用者)獲得滿意度、地位和結果,但大多數客戶更願意等待。這些客戶認為投入時間成為先驅或冒險先行幾乎沒有什麼好處。

[需要明確的是,這種想法對於非營利捐助者、選民和任何其他類型的“客戶”來說都是如此]。

所以你會看到了一個自相矛盾的情況:一方面,組織需要敏捷並渴望在與一個無形或懷疑的市場打交道時轉變,但另一方面,想法不會立即在市場中傳播。

這就是確定什麼是最小但可行受眾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這小群人是能使您蓬勃發展的客戶。通過觀察它們,投入它們,並為它們服務,您可以在為增長創造地條件的同時,更完善您的產品。

在這個階段,成長可以來自以下兩個地方之一:

一種可能是您的核心受眾開始告訴其他人。你已經在你的產品中建立了網絡效應,這樣當人們告訴他們的朋友和同事時,它會更好地發揮作用。這就像湯姆的鞋子或星巴克咖啡。這既是 Twitter,也是冰桶挑戰。當你創造一頭紫牛時,你的產品或服務的非凡特性,實際上是人們購買它的部分原因,也是他們談論它的原因。不是因為它幫助了你,而是因為它幫助了他們。

或者同樣強大地,可能是您成功地為這群受眾人來提供服務,從那為您提供團隊、現金流動,以及最重要的社會證明,以開始尋找其他不同的客戶群。那些客戶可能想要不同的好處、不同的故事、或不同的改變方式。

通常這種向不同客戶群的轉變是很困難的,因為現在您可能會感到捉襟見肘,甚至可能不得不離開最初擁抱您和您的產品的那群人。就像是巴塔哥尼亞公司不再花很多時間向鐵桿攀岩者出售可拆卸的岩釘。當他們轉變為現在的組織時,他們可能會受到很多人的反對,他們說:“沒有人會再向他們購買產品了,因為他們太受人歡迎了。”

這兩種方法都有同樣兩個基本原則:

你在講故事。

你正在做出改變。

明確“它是給誰用的?”和“它有什麼用?”是開發客戶的實際工作。如果你沒有獲得關注,決定更努力地炒作也不是正確的選擇。牽引力並非來自更多的社交發帖或加強您的人脈網絡並尋求幫助。牽引力來自陪伴您選擇的客戶並踏上他們渴望繼續的旅程。

客戶開發的艱鉅工作是為您的客戶找到吸引新客戶的理由,或者找到一條可以幫助非客戶來發現您提供的產品,並熱切參與的途徑。

利用你的臀部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建議幾乎找不到任何運動或體育活動是用不上的。

高爾夫球,乒乓,跳舞。

當人們越有可能將注意力集中在他們的手或腳上,這臀部的用處就更重要。

你可能已經猜到了這個比喻。

我們所做的工作需要一個堅實的基礎。人體最大的肌肉是在臀部,就像最大的槓桿來自我們對現金流動、市場佔有率,和招聘的方法。

與其專注於短期勝利或用爵士之手以任何形式來取悅觀眾,不如先讓我們的對臀部的功用保持正確的認識。

錯誤的代價是多少?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錯誤是可以預防的。

但是防止錯誤需要投資。當想在致力於無錯誤的生產環境之前,值得先計算成本。

一個錯字在這個博客上相對來講是蠻便宜的。 (感謝忠實的讀者賽斯·巴恩斯(Seth Barnes)慷慨地給我發電子郵件當他看到一個漏網之魚)。

另一方面,一項高鐵線路計算中的錯誤可能會損失十億美元。而且我們可能也不希望一個心臟起搏器裝配線上會有出現任何錯誤。

如果您認為錯誤對於您的項目來說代價太大,那麼構建一個不依賴英雄主義的系統來避免錯誤是應該的。當然,這不僅僅只是更加努力的成本,但如果更加努力就可以減少錯誤,那麼它早就奏效了。

煞費苦心地完成飛行前檢查單的飛行員可能不是一個虛張聲勢的特立獨行者,但他們不太可能成為粗心錯誤的受害者。飛機不會墜毀的原因是因為有無數層冗餘和系統可以確保它們不會墜毀。

肯花時間和金錢,錯誤是可以避免的。但接受錯誤也是發明與尋路中必有的,這時候也意識到您的問題是由系統性情況引起的,而不是你缺乏努力。

自我概念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鏡子可能不會說謊,但沒有人能比你從鏡子裡看到更多的你。

您對您的業務或項目或生活上的故事非常了解,因為你已經經歷過了。但外面的世界永遠看不到你的這一切,也無能去看到這一切。

所以我們會遇到了一種脫節。那就是一邊是我們非常了解的事情,另一邊是其他人根據他們自己的想法、背景以及對我們工作的有限經驗來做出的決定。

當兩邊意見不一致時,我們能做的就是去專注於我們故事的質量和一致性,並確保我們的行為與我們想努力分享的概念是不可分開的。

一致性才是人們所關注的,當它不存在時,他們會編造一個關於為什麼的故事。因為他人無法真正的知道這內情。

忙碌(也可靠)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讓您忙碌的事業很可能是您因可靠而贏得的聲譽。

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種非常的忙碌也可能會破壞您的聲譽。這就是為什麼許多服務提供商一旦開始受到關注,就開始做的跌跌撞撞的原因之一。

在這種危機來臨之前,您可以做兩件事:

首先,說很多的“不”。你在掙扎時所參加的事務,可能不是你現在應該參加的事務。您的可靠性聲譽為您贏得更多信任,而這種信任讓您受邀與更好的客戶合作,並開展更好的項目。這樣做的成本(收益)就是,您需要拒絕之前您願意接受的機會。

第二,說實話。這一開始很難做到,特別是因為我們的自我概念可能是建立在獨立性和無懈可擊的基礎上。但可靠性並不意味著完美性,這意思是說清楚實話。

這是可能有幫助的兩個座右銘:

“你會付出很多,但你得到的會比你付出的多了許多。”

“我們的秘訣是,我們不會為了想得到這個項目而撒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