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喜歡我們所做的選擇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而並非相反。 我們大部分想肯定地說,我們天生具有才能與才華,擁有一種真實的呼喚,我們都一直在尋找能激情我們相關的事物。 但是這是沒有用的想法(因為這意味著您要花很多時間在周圍尋找),但事實並非如此。 新的研究證實,隨機的選擇會導致成我們的偏好,然後我們的偏好會導致成習慣,習慣會導致我們成為我們以某種方式來決定自己的人生。 如果您在其他地方或其他時間內長大,則毫無疑問,您會喜歡其他的東西。 我們認為我們需要的只是我們已經習慣的東西。 而且,如果您只是因為擁有某種模式而喜歡自己喜歡的東西,那意味著如果您可以開發新的模式,那麼您也許可以喜歡其他的東西。 總而言之,如果我們致力於熱愛自己所做的事情,那麼我們更有可能找到參與度和滿意度。 如果我們能所做出某種的改變,那我們也可以選擇去喜歡那改變。

圖和地面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什麼時候想法成為個焦點? 因為我們不喜歡犯錯。 不僅如此,我們更不希望感到困惑。 因此,當我們遇到新事物時,我們會暫停一秒鐘,直到我們認為能了解它為止。 然後我們將鎖定我們的下一步。 但是,如果我們錯了怎麼辦? 如果我們對某種事情的了解是沒有用,是沒有正確性,或是不正確怎麼辦? 突然之間衝突會發生。 那是個錯誤和困惑之間的衝突。 因為停止犯錯的唯一方法是暫時進入混淆。,從一種狀態跳到另一種狀態。 這技巧是在於您將其鎖定之前要等待個幾拍。能適應“困惑”是邁向明智之路的墊腳石。

聰明意味著什麼?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白蟻和松鼠是成功的。他們已經堅持生存了幾千年,他們為生存而做著我們永遠無法弄清的事情。他們有好的直覺。但是他們並不聰明,像我們所希望在領導者或同事上能看到的聰明。 這種聰明是要求您對自己的工作方式來做出的選擇,以及在世界上尋求做出的改變持開放的態度。我們不需要聰明人來改變故事,躲避或撒謊,因為這不是聰明的一部分。 您需要一個聰明的心臟外科醫生,因為她可以準確地告訴您,為什麼她要執行一個程序而不是另一個程序。 這種智能還需要領域知識。聰明的人已經讀完書,他們知道以前發生了什麼。他們知道歷史不會完全的重演,但會有類似。而且他們不願意犯大意的錯誤,像如果做好充分的準備就可以避免的錯誤。 而且,一個聰明人除了揭示他們的方法和目標,並警惕什麼有效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們還將根據所學的知識來調整他們的方法和目標。 看看你的周圍。如果您看到那些沒有倒塌的建築物,正在運行的公共衛生系統,和令您感到滿意的產品,那是因為有些聰明人正在創建建築物方面上做著艱鉅的工作。

給創始人該想的問題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昨天有個朋友和我分享了一個新的商業想法。這讓我想到了一些商業模式的問題,在這裡用修辭性的疑問句來表達。如果您做好了,其他所有事情都會更容易: 您將如何發掘新的付費客戶? 為什麼您的付費客戶會告訴他們的朋友和同事你的存在? 這項業務會讓您既可以規模運作的實現又能讓你不斷的操作嗎? 這入門容易嗎? 如果是這樣,什麼會阻止其他人來開始做呢? 您將如何避免陷入低谷而陷入困境,像以中間人的身份來製造廉價商品? 隨時間操作後會變得更容易嗎?為什麼? 客戶為什麼必須選擇您而不是轉向其他更便宜或更方便的選擇? 能以廉價來創業,依靠廉價提供來有用的服務,並很大程度上是可替代的或隱形的企業通常會很難變成一項蓬勃發展的企業。對客戶的吸引力,網絡效應和情感聯繫是可以改變這一點,尤其是如果您能從一開始就將這些元素建立在這商業裡。

錯誤的選擇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當我們自由地做出個選擇,那個選擇會感覺就像是一個正確的行動。 但是,一旦我們意識到這是個錯誤, 我們通常不知道將來會學到什麼。 錯誤的選擇有可能是由於: 信息上的差距 劣質的分析(包括認知故障和對沉沒成本的依賴) 來自同輩的壓力 被操縱 被喧囂 權力上的不平衡 太專注於短期 被灌輸 過於迷信 未經審查的偏見 看一看:這些都是外來的產物,我們可以不學習也可以與它們隔離。這好消息是我們可以在處理選擇方面上來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