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答案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在一種由專家經營的工業化經濟體中,要成為一個很有把握的人、一個擁有所有答案的人,這壓力非常的大。

更有價值的是一個一直在想問題的人,能夠找出尚未弄清楚的內容,並查看尚未發現的內容是一個更重要的優勢。

最難得的是一個謙遜(和自信)的人,能意識到即使是能作個問題清單,那也可能還是難上加難。 找到正確的問題才是我們真正需要做的事情。

寫些東西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然後改進它。

然後再寫點別的。

重複這個過程,直到你有一篇文章。

然後發布它。

然後再重複這個過程。

作家的腦閉塞是不存在的,這只是害怕寫得不好。當寫得糟糕夠多的時候,一些好的文章肯定會出現。

並且在此過程中,您也將更加澄清您的想法並加強您的觀點。

但是它從簡單地寫一些東西來開始。

偉大的想法聽起來總是為時過早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好主意感覺上總是早了點。

遲來的主意會受到大多數評論者的好評,但他們的意見實際上已經不重要了。

我們通常所面臨的挑戰是,糟糕的想法在發布前的反應與偉大的想法非常相似。

如果你等到市場告訴你它想要什麼,你幾乎肯定那已經為時已晚。

另一方面,如果你能找到資源來堅持去通過這懷疑的低谷,你就會發現你的想法是否還有可行之處。 多時候一個最好的捷徑會是走該漫漫走的路。

從簡單的測試開始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如果您打電話到技術支持去求救,他們很可能會要求您先打開和關閉電腦。

這不是因為這一步通常就可以解決問題,因為如果確實如此,那您就找到了一種非常快速的方法來回去開始工作。

用容易測試的想法經常會被忽略。 在花三年去讀法學院之前,為什麼不在律師事務所找一份臨時工作呢? 或者花一天時間閱讀法院存檔的證詞?

如果我們無法弄清楚如何理解和管理一個簡單的小企業,那麼花時間去給一個複雜的大企業來解碼是沒有意義的。

如果您想製作故事電影,首先該弄清楚如何製作一項令人看的愉悅的三分鐘短片。

海洋是由許多水滴來組成的。 從那裡開始,而不是先去搞波浪。

複雜的民事互動是建立在成功的小型互動之上。

減速帶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我們要么走,要么不走。 我們每天都要做出這個決定。 也許你已經決定:

我們要走。

我們所走過的彎路,我們所勉強避開的坑洼,和出乎意料的中斷。我們經歷了,我們也還決定繼續前行。

減速帶是有存在的。 它們只是警告,或者它們是不可避免的,它們會造成磨損。減速帶也是不能抗拒的。

但是一項來讓我們減速並阻止前進的是障礙物。

通常,減速帶和障礙物之間的唯一區別,只是我們決定該是哪一個。

向前走。

主動需要努力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我們聘請體能教練、去找工作,以及按時上班是有原因的。

我們看到了由他人來指導我們行動的價值。

但另一方面,把我們的努力授予他人來評判的權威是具有挑戰性的,因為他們可能不知道我們有多少儲備或我們其他正在做的事情。

但另一種選擇是揹上情感的負擔:採取主動。

與其稱其為“採取主動”,不如說“給予主動”更準確。 因為它供不應求,我們需要多的多。

決定去做一些沒有人預料到或是命令你去做的事情。

以自己的名義閱讀一些東西或是發展一項技能。

舉手、發言、啟動新項目…

我們已經從小就接受過許多避免做這些事情的訓練。 但是四歲天真的孩子對這些任何一樣事都沒有問題。 我們通常都知道怎麼做,只是我們被教導的不要去這樣做。

“出錯”的計劃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永無過失是前進發展的一個困難模型。

你很可能會犯錯誤,你會根據你不知道或也許該知道的事情來做出個選擇。然後事情會錯上加錯。

然後怎麽辦?

當一個孩子參加開車教育課時,我們是否應該教他們如果拿到罰單或出車禍後該怎麼辦?

如果您是位法庭檢察官,您的員工可能會逮捕一個無辜的人。 如果你是醫生,病人可能會死在你的醫療上。 如果您是寫博客的作者,您可能會發布一些不正確的內容。 那時候不是才開始製定計劃的時間。

你準備好並急切地說:“既然我知道目前我能知道的事,我要改變我的方向嗎?”

你是否願意說:“當時我不知道那個關鍵事實,但我應該知道,而且我正在構建系統以確保我下次能知道它?”

加倍的錯誤總是會讓事情變得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