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可能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有些人將他們的工作建立在不可能的前沿。那些突破性的編碼,那些驚人的新魔術,與那些讓你屏息的協奏曲。

這想法是太了不起了,以至於我們很想相信這以前也是我們想做的工作。不是每隔一段時間,而是每天一次。去做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情,去創造出確實稀缺的情感。

但這種工作的稀缺,可能是我們需要意識到它不適合我們的證據,至少不是今天。

今天,我們有機會去領導、聯繫和做我們引以為豪的工作。我們可以在開始之前可描述的工作,並且我們相信值得去做的工作。

這可能就夠了。

專業知識與態度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典型的工作網站會列出了數百萬個工作。幾乎每個都在尋找人有某專業的知識。

從頭銜到條件,公司只會聘用專業上的知識。

邏輯能幫助我們了解,在專業知識方面,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能處於前十名。這意味著大多數公司都只能滿足於足夠好就可以。如果一個組織需要具有最高十分位專業知識的人,他們將不得不付出更高薪,並且更加努力地去尋找和保留這種技能。

所以大多數公司都不會嘗試。他們需要的工作其實是可以由具有典型專業知識的人來做。

這意味著是幾乎每項工作的真正的差異在態度。從管道工到木匠,從放射科醫生到藥劑師,擁有非凡的有彈性技能(誠實、承諾、同情心、復原力、參與旅程、同理心、願意接受指導…這些我們真正才關心的技能)的人將會表現的更出色。

如果這顯然是個正確的作法,那麼為什麼許多組織不去先僱用態度並培訓專業知識呢?

我們應該如何慶祝你的節日?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如果今天是紀念你的節日,那主題會是什麼?

如果我們必須檢查關於你的一切,你的業績,你的影響力,你的聲譽,我們會畫出一個什麼樣的正面畫? 我們會用什麼樣的口號,橫幅和問候語來慶祝您和您的工作?

將一個組織或一個人的工作歸結為一兩句話是不完全准確的,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會這樣做。

你的歸結又是什麼呢?

簡單的測量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工業系統是很懶惰的。它側重於容易衡量的事情:您的打字速度有多快,您在測試中的得分是多少,您有多少關注者?

前進的一種方法之一是學習辨別力。 您可以通過難以衡量的事物來發現被他人忽視的價值。

找到能量和承諾去做其他人在短期內可能不容易衡量的事情,這是產生影響的最佳方式。

挑起責任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好嚇人,這才是重點。

選擇一個確定的日期。你挑起了責任。

描述一種特定類型的客戶,甚至選擇一個名稱。

非常清楚的表達你想要做出的改變。

把你的名字寫在上面。

收取合理的價格。

講你想說的話。

知道你在想做什麼,然後表現得像專業。

避免噱頭和喧囂。

這些都是讓自己挑起責任的方法。這還有更好要去的地方嗎?

尋路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地圖可能是正確的,但這並不意味著它會起作用。

這標誌可能是合法的,但這並不意味著它會有效果。

我們被說明書、視頻、公告,和各種其他形式的指導來所包圍。

但是地圖只有在有能幫助你的情況下才有效。

找到我們的方式,完成工作,改變我們的想法,這些都是尋路的形式。通常我們對世界的內部佈局所了解的,與實際構建的方式時常會不匹配。

你也許可以蒙著眼睛來開車回去你童年住的家,但你可能無法為別人畫一條到達那裡的路線。

能意識到我們的工作,是幫助他人找到道路之中成功的一半。

持續增量的改進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是誰發明了智能手機?

好吧,當然亞歷山大·格拉漢姆·貝爾,安東尼奧·穆齊,湯瑪斯·愛迪生和尼古拉·特斯拉都與它有關。 還有快捷半導體公司,還有 Palm,思科系統,General Magic和無數其他公司。

當我們堅持等到完成後再分享時,我們就已經脫離了創新中最重要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