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要多久?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那要看看下面:

  • 我們開始後規格會改變嗎?
  • 我們是否要依賴其他人的供應或投入?
  • 這預算會改變嗎?
  • 這項工作以前有人做過嗎?
  • 這是這個團隊以前做過的工作嗎?
  • 快速完成它,比做得好,還是按著預算走是那個最重要?
  • 你想參與這項工作嗎(見關於規範的部分)?
  • 從事該項目的人員的動機是什麼?
  • 會涉及多少不同的人?
  • 所有的人員、預算和資產都已經準備到位了嗎?
  • 是誰在選擇工具?

尋路會比跟踪路徑來的花費更長的時間。討論這會導致規範的變化,因變的要素總是會增加時間。

當我們需要展示我們的作品時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如果您的提案是基於在事實、科學方法、計算和有效性,請展示您的工作。熱切地分享你的推理、你的消息來源、以及你是如何得出這個提議的計劃的。更好的是,採取一種歡迎改進和糾正的姿態,因為畢竟你的計劃的目的是讓某種改變來發生。

另一方面,如果您的提議是基於在信念和意見,請先告訴我們。你有權去分享你的信念和意見。而我們其他人也可以不同意您的看法。

當我們混淆這兩者時,就會產生壓力。當我們覺得需要提供證據來支持我們的信念時,我們就是在破壞這兩者。

超然與承諾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專業人士會在工作上產生情感的疏離。這是在工作中茁壯成長的唯一途徑。情感上的超然能幫助我們謹記我們與我們的工作是兩碼事,工作上的反饋是有用的,攻擊是無濟於事。

承諾使我們能夠繼續前進(尤其是當我們被要求提供比計劃更多的努力時)。

這兩者很容易會給混淆。

情感上的超然並不意味著你不在乎。這僅僅意味著你在專注於工作和你所服務的人,而不是你自己的敘述。

承諾是來自專業的決定,而不是來自生存的危機。

“你有個計劃嗎?”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首先,讓我們承認這已經存在問題。

可能我認為我們正面臨一些嚴重的、代價高昂的、緊迫的事情,而你沒有這麼認為。

我們可以就問題來進行誠實的對談,而不必擔心是否有簡單或確定的解決方案。

我們還可以就這是否是一個問題(問題有解決方案)或者它是否只是一種情況來進行對話,比如我們必須忍受的重力。

一旦我們同意我們有問題,現狀就會出示自己。它會用渾身解數來爭論,說當前路徑的任何變化都太冒險、太昂貴和太痛苦,無法考慮。現狀將停滯不前。它會支持更進一步的研究,並會放大一些在我們努力為創造更好的事情時所帶來的痛苦。

現狀通常會獲勝。那是因為變革的製造者現在是做防守的角色,被迫為每一個選擇來辯護並減輕每一個不便。

也許還有一個更有用的前進方式。

我們首先在存在的問題先做出同意。

然後每一方,每一個人,都需要提出一個計劃。解決問題或對不解決問題來負責的計劃。

對於每個計劃,我們都可以考慮可能的結果。對於每個計劃,我們都可以問:“這行得通嗎?”並跟進,“為什麼?”如何?”

也許你不認為這是一個值得解決的問題。在我們詢問您是否有計劃之前提出這一點很重要。

延遲可能是最好的選擇。但是,讓我們誠實地宣布這一點,而不是簡單地去拖延。

從協議來開始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有彈性的系統會比脆弱的系統要好。

離開營地的狀況會比你到來之前要更好。

乾淨的空氣會比骯髒的空氣要好。

投資於隨著時間的推移,來產生積極影響的事物會更可靠。

當數字加起來是對的時,去相信他們。

能展示自己工作的人,更有可能是對的。

重要的工作最好是現在來完成,而不是等到以後。

談論我們的問題,會使解決方案更加強大。

最好在看到數據後才下定決心,而不是之前。

如果我們從我們同意的內容開始,就更容易向前推進。

當然,總是有這樣的選擇

但是你的預算是多少?

(從我一個尊敬的作家,賽斯·高汀

這可能是一個令人感覺不安的問題。不是因為我們中的任何人都有無限的時間和無限的金錢,而是因為它讓我們在幾個方面上處於當場:

您是否能夠很好地理解項目以在其周圍設置界限?如果你不這樣做,你是否足夠清楚地宣布你需要學習什麼才能做到?

您是否願意承擔管理工作的責任,以便按時間與按預算?

你對你的供應商和你的團隊足夠滿意,可以接受你對他們所要求做的工作的責任嗎?

你是否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不願意在有人最終感到沮喪、走投無路或破產以至於他們從你手中撬走它之前,才將作品交付出去?

另一方面:你能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即沒有一個項目是完美的,並且通過制定預算,當你做這項工作時,你會傾向於使你成為專業人士的界限嗎?

很多時候,我們寧願說,“當我看到它時我就會知道,不妥協是太重要了,你正在從中趕走所有的樂趣,承包商不會在預算範圍內工作,況且你不想要它完美的好嗎?”

但最好的作品會按時間與按預算來發貨。